大型文史资料丛书《百年乌鲁木齐》出版

2014-06-17 12:06:25 0人评论 1717次浏览 分类:我社新闻

世纪变迁百年情

大型文史资料丛书《百年乌鲁木齐》出版

   20140616   王素芬  来源:新疆网

      乌鲁木齐的建城历史并不悠长,自1884年建立新疆省,以迪化(乌鲁木齐旧称)为省会以来,边城发生了哪些沧桑巨变?对于生活居住在此的人们来说,或许是家族兴衰的记忆,或许是城市风貌的改变,亦或许仅仅是个模糊的影像。

 近日,大型文史资料丛书《百年乌鲁木齐》出版发行,令边城百余年的变迁史清晰丰满起来。历时7年收集整理编辑,由乌鲁木齐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统筹,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此丛书。全书共69430余万字,分别为政治编(上/下)、军事编、经济编、文化编(上/下)、社会编、人物编(上/下),珍贵照片插图近200幅。

 百余年时间跨度里,300余位撰稿者以人文的视角,所亲历或记录的,不仅还原了乌鲁木齐的过往,更是描摹了变化中的乌鲁木齐,展现了城市的发展及未来图景,并通过对比,呈现了乌鲁木齐的巨大变迁和发展。如此系统大规模地反映乌鲁木齐地方史的丛书,尚属首次,该书面世后,引发了边城社会各界的共鸣。

 《百年乌鲁木齐》入选的史实,上起19世纪末20世纪初,下至20世纪末21世纪初,前后100余年,跨越了三个世纪。客观记录了乌鲁木齐,由边陲小镇发展为中国西部重要现代化国际城市的历程,其间,清晰展现了从战乱到和平解放,各族人民团结互助共同开发建设边疆的发展脉络。

       乌鲁木齐市政协主席吕德祥评价,《百年乌鲁木齐》系统梳理了近百年来乌鲁木齐政治、经济、文化等各方面的史实,是近年来乌鲁木齐市文史资料工作的集大成者,承载了边城各族儿女百年来的情感和记忆。

      该丛书主编、乌鲁木齐市政协学习文史委员会主任周建明认为,《百年乌鲁木齐》具有匡史书之误、补档案至缺、辅史学之证的独特作用,是认识和研究乌鲁木齐的第一手材料。

      他还总结了此丛书几个特点:为系统留存乌鲁木齐近百年地方史创造了条件;为乌鲁木齐经济、社会事业发展,长治久安、民族团结工作创造了条件;为开展地方史和乡土教育提供了生动教材;为认识和了解乌鲁木齐,检索和查找相关史料提供了便利。

      《百年乌鲁木齐》的内容基础是《乌鲁木齐文史资料》,自1982年至2013年,已连续出版38辑(含维吾尔文12辑)。此外,在此基础上又补充了自治区、乌鲁木齐县、市辖各区的文史资料,进行了分门别类地系统梳理。

      该书撰稿人之一,乌鲁木齐市城市规划设计院原总工程师蔡美权,曾担任两届市政协委员。他回顾,政协委员来自于各行各业,搜集撰写文史资料是政协历来的一件大事。自20世纪50年代起,全国就动员政协委员写文史资料,要求写自己经历过的事,以建国前的史实为主。到了上世纪90年代,对文史资料又提出“当代人写当代,保留给后人看”的新要求。

       1997年出版的《乌鲁木齐市文史资料》第17辑起,开始更多地收录解放后乌鲁木齐建设史料。

       蔡美权说,“近百年来,新疆经济、社会等方面的诸多重要事件,多发生在乌鲁木齐,政治、军事上的更不用说了,近现代工业、医疗、教育,及近代文化与出版机构,最早也只能是出现在乌鲁木齐。这套书代表乌鲁木齐的发展过程,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看到全疆近现代发展的大致轮廓。”

       新疆人民出版社文艺室主任、本书责任编辑陈琳认为,乌鲁木齐百年来的变迁,是新疆变化的代表和缩影,市政协打造的这套文史资料丛书,具有拾遗补缺、凝聚新疆本土文化的重要意义。

       细节连缀边城百年记忆

      那些远去的时光,散落在时代中的记忆,在《百年乌鲁木齐》中,一一重现。

      1915年,杨增新统治时期,从关内购入一套陈旧的铅印设备,印刷了16开大小的《新疆公报》,当时所购的铅字字模只有四号宋体一种,无论标题和内容都只能用此。《新疆公报》是新疆最早的铅印产品,是《新疆日报》的前身。

      1916年,湖北才女贺颜徽女士在迪化城满城街西二道巷建立了新疆第一所女子学校——省立迪化女子学校(乌鲁木齐市第八中学前身),开办初期学生只有20余名,开设国文、算术、修身、手工等课程,这所学校虽然最初是为权贵小姐而办,但却是新疆教育史上划时代的壮举,为后来平民女儿教育提供了机会。

      1933年,东场村(位于迪化近郊头工附近)曾流行一首民歌:头工、二工、东场村,大教小教一家人。一把锄头三尺长,三把锄头力量强。歌中“大教”指汉族农民,“小教”指回族、维吾尔族农民。这首民歌是当时东场村各族农民团结互助的真实写照。

      抗日战争时期,迪化城各个会馆的社火,统由汉族文化促进会组织管理,设计了许多以抗日救国为内容的新“社火”燃起了全社会的抗战烈火,在当时为宣传抗战和募捐发挥过很大作用。

      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为接运援华物资,开辟国际贸易通道,曾成立中央运输委员会,在新疆设立分会,专门从事接待运输苏联运送援华物资车队及人员工作。新疆作为抗战的后方,有力地支援了前方战争。

      解放初期,七纺、八钢、十月拖拉机厂建厂历程艰辛。其中,七纺工程建设期,时间非常紧张,战士们身上都长了虱子,便在水磨沟温泉的澡堂用大笼蒸衣物。这些老建设者口中有“三件宝”:煤油灯、社员证、搪瓷缸,社员证是到新疆军区直属军人合作总社购买生活物资的凭证。

      1953年,建设八一剧场时,由于汽车少,运输片石、沙子、水泥等建材动用了迪化各种运输工具,有畜力车、人力车、六根棍车、骆驼等,不分昼夜地进行。从苏联进口的水泥相当贵,战士们非常珍惜,落在地上的灰浆、石子、沙子、钉子、半截砖,随时随地都要捡起来用在工地上。

      1953年洪灾,市内中山桥、人民桥及西大桥先后被冲毁,毁民房三千余间,乌鲁木齐河东西联络中断。面粉厂在乌鲁木齐河(现河滩公路)河东,生活物资无法运送到河西,相关部门组织用卡车装运面粉,再拿篷布包裹紧,并用大绳捆绑结实,以防面粉浸水,暂时解决了河西居民吃粮的燃眉之急。在持续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报纸和重要资料都是靠小型飞机由河西空投到河东。

       正是这些细节的连缀,勾勒出了百年边城的历史。

       《百年乌鲁木齐》“兜底”边城地方史

       某种意义上来讲,一个人的故事就是一代人的故事,就是一个时代的故事。从个体出发的零散记忆,对于折射时代风貌往往有其独特意义。

       市政协副主席马宏伟指出,《百年乌鲁木齐》对于保存乌鲁木齐历史记忆,梳理百年乌鲁木齐发展变化的沧桑历程,具有重要意义和较高的研究价值。

       “这些文史资料,补充很多正史不收罗的内容,如: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不论是正面还是反面,使历史丰富起来。”蔡美权认为,“文史资料相当于无形的文物,具有传世意义。”

       在仔细翻阅《百年乌鲁木齐》后,蔡美权欣喜地发现了以往未曾见闻的鲜活史料。比如:新满城的位置及内部情况;大十字曾有的两个牌楼因何而建;二战时,新疆成立中央运输委员会分会,为支援前方抗战发挥巨大作用;还有人写到公务员合作社,新疆大学的发展过程等等。

       这得益于编撰该丛书时,汇总精选了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及市辖区县三级政协的文史资料。自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后,区市县各级都在写乌鲁木齐文史,蔡美权认为此次《百年乌鲁木齐》的出版,无疑是将这些海量文史资料做了总的遴选,进行了大总结,起到了“兜底”作用,这也是其出版的最大意义。迄今为止,这是最全面的第一部,资料非常珍贵。

      从筹备到出版,历时7年,跨越了几届政协,三届政协领导亲自参与策划、编审,提出具体指导修改意见。从人员情况来讲,此书的300多位撰稿人,既有新疆政界名流,如包尔汉;也有乌鲁木齐文史界知名作者昝玉林、刘荫楠等。作为那些历史的亲历者或记录者,他们中许多人已故去,健在者也多步入了古稀耄耋之年。

      蔡美权说,“书中所收录1985年以前撰写的文史资料的作者,大多出生在解放前,这些人通过亲历或父辈、祖辈回忆,将乌鲁木齐的历史追溯到了清末,文字比较详实、可靠、全面。从这方面来讲,此书的工作可以看成是空前绝后的,对于抢救和保存第一手资料具有重要意义。”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发表评论共有0访客发表了评论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我来说几句吧

验证码: 看不清楚?
Copyright 新疆人民出版社 2013,All Rights Reserved 新ICP备06001141号
主办单位:新疆人民出版社 | 联系我们